"

重庆大轰炸

"

重庆大轰炸指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由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据不完全统计,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重庆死于轰炸者10,000以上,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份繁华地区被破坏。

重庆大轰炸

日军制造重庆大轰炸惨案:5小时死数千人图

重庆大轰炸期间戴笠如何保护蒋介石?

重庆大轰炸期间戴笠如何保护蒋介石?

陪都重庆被日军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千穿百孔、伤痕累累,作为国民党主席的蒋介石也数次遇险,危在旦夕,那么戴笠是如何解救蒋介石的?

蒋介石至少三次险遭轰炸

在这些密档中,有戴笠笔下重庆被日本轰炸的惨状,诸如“多用燃烧弹,城市房屋几全被毁,影响人心甚大”。这些炸弹目标不仅仅是普通军民,即便是最高统帅蒋介石,几乎也难逃一劫。

据载,国民政府在重庆陪都期间,蒋介石至少有三次险遭日本飞机轰炸毙命。据主管军事情报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第六组组长唐纵少将的战时日记记载,1938年8月12日,日本飞机轰炸蒋介石黄山寓所,炸弹就落在寓所附近。当时蒋介石还拒绝撤离,他告诉大家:不要紧,大家靠住墙壁,伏下来,不要着急。1940年6月12日,一个五百公斤的炸弹再度掉在蒋介石寓所旁。1941年8月30日,蒋介石在重庆的黄山官邸召开军事会议,日本从离任的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那里得知这一情况,日本陆军第三飞行团团长远藤三郎少将率领轰炸机队直接轰炸这一官邸,可谓“斩首行动”吧。结果炸死蒋介石卫士两人,重伤四人。蒋介石在这三次轰炸中虽然毫发未损,但保护蒋介石的人身安全,成为军统局的重要工作之一。

面对日本的狂轰滥炸,中国军民限于当时的防空条件,只能采取消极防空措施,包括蒋介石在内的全体军民都面临这一处境。早在1937年9月,蒋介石就致电重庆市防空司令部,明确规定防空壕必须深六尺、宽二尺,上盖木板并加土层。戴笠在一份给毛人凤的电报中说,重庆黄埔军校防空室的壕土、钢骨水泥和沙包三合一加起来,还是“殊不坚固且军校又为敌机空袭主要之目标”,蒋介石经常居此,“颇不安全”。陈诚帮忙找到了重庆东门外躲避空袭的住所,戴笠也不放心,亲往视察,发现那里也是问题多多,“既无防空设备,连休息之房屋亦不佳”。

为此戴笠专门去四川灌县青城山为蒋介石寻找安全住所。四川省府在此地的朝阳洞曾为蒋介石建木屋五间,戴笠认为设备简单,不便久居。不过蒋介石侍从人员与来宾可以在附近的天师洞开会,因为天师洞这个地方防空没问题,安排警卫也不困难。戴笠如获至宝,马上嘱咐四川省府修理部署,以预备蒋介石的下榻躲避。

...查看更多

重庆大轰炸防空洞趁火打劫 进防空洞要通行证

重庆大轰炸防空洞趁火打劫 进防空洞要通行证

2014年,重庆市抗战研究专家花费7年时间,确定了2660名不仅有名有姓,还有死亡年龄、生前住址等遇难者同胞名单。此前重庆大轰炸幸存者状告日本政府败诉,但原告表示将继续上诉,直至日本政府道歉并赔偿。

重庆大轰炸防空洞趁火打劫

1937年11月淞沪抗战中失利后,南京陷入危机,国民政府于11月20日开始迁都重庆。日军为了威逼中国政府早日投降,随即不断派出飞机远赴重庆进行轰炸。国民政府为加强重庆空中防务,成立了防空司令部,任命刘峙任重庆卫戍总司令兼防空司令。

刘峙随即向军委会要求成立了专门的防空部队,下辖通讯队、防护大队、担架营、工程大队、机踏车排、警报台、对空联络哨、 情报传递哨等部门,直属防空司令部。其实,这些所谓的防空部队大部分是由原刘峙的卫戍部队顶替的,如通讯队就是由卫戍总司令部的通信连顶替,按月由通信连伪造名册领取双份军响。刘峙为了应付部下,规定通讯连长可多拿50元办公费,派在防空司令部工作的官兵每人每月有4元勤务津贴。而防空部队的担架营则由卫戍总部劳动总队的一个营组成。

劳动总队以改造流氓地痞和盗贼为名,把当时重庆社会上一部分盗窃犯(还有一部分妓女)抓来,用铁链子拴着强迫劳动,而他们的劳动所得则被上层军官贪污分赃。当然被锁着干活的都是一些安分的犯人,甚至是一些政治嫌疑犯。至于那些真正的扒手窃贼,却被看守们私自放到街上继续偷窃,偷来的东西就交一部分给总队的官长分赃。

防空司令部成立担架营时,从中挑选了一部分身体强壮的去当担架兵,规定由犯人自己连环担保。而实际上所选的都是些扒手惯贼,这些人平时穿着便衣或军服在街上进行偷窃,一有警报就到指定地点集合准备抬担架。靠这些扒手盗贼搞救护,救护的效果可想而知。“五三”大火中守城部队竟趁火打劫。

1939年5月3日至4日,一场大火把重庆市区的房屋烧去十分之九,人员死伤无数,是重庆空前的大惨案。造成这一惨案的主要原因,是日军飞机施放了燃烧弹,但重庆防空部队的贻误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查看更多

重庆大轰炸再添铁证 重庆大轰炸最惨烈一天

重庆大轰炸再添铁证 重庆大轰炸最惨烈一天

重庆大轰炸的死者达10000人以上,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2015年2月25日,东京地方法院宣判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一审结果,188名原告败诉。

重庆大轰炸再添铁证

市档案馆研究馆员唐润明介绍,这张“奖状”并非原物,而应该是一份影印件,来自1939年日本出版的《征战纪年写真贴》,由一位收藏人士向档案馆提供。

记者看到,同一册页上还配发有一张遭遇轰炸后满目疮痍的渝中半岛图。“奖状”抬头写有“感状”的字样,“感谢对象”为日本“第二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所指挥的第13、14航空队”,“奖状”由日军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及川古志郎于1939年7月10日颁发。

嘉奖令翻译成中文内容大致如下:第13、14航空队的45架战机“在攻陷武汉以来一直奔走于渐渐成为敌方首都的重庆”,“从5月上旬到6月中旬为止,先后对重庆进行了5次攻击。在此期间,无论敌军如何猛烈地进行防御,各飞行队依然突破敌机的防御,果敢勇猛地到达敌军上空,对敌军重要的军事设施和航空队伍进行击破,极大推动我军作战,战功显赫,特授予此“奖状”。”

唐润明说,当时日本空军分为陆军航空队和海军航空队,在1939年5月之前,对重庆的轰炸由陆军航空队执行;5月之后,则由力量较强的海军航空队接手,而“奖状”中所说的第13和第14航空队正是日本海军航空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唐润明注意到,虽然“奖状”中强调日军作战的“英勇”以及“对敌军防御的突破”,对作战效果却只字不提。

...查看更多

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 重庆大轰炸纪念日

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 重庆大轰炸纪念日

1938年2月18日-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华民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为重庆这座城市、这里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害。

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

“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位于重庆市渝中区磁器街,1987年7月6日,为纪念"七、七"事变50周年,"日本侵略者轰炸重庆纪事碑"落成仪式在此举行,并将该处列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至1938年上海、南京、武汉相继被侵华日军占领,“国民政府"沿长江节节败退至重庆。此后,重庆不仅成为"国民政府"的陪都及政治、军事、文化中心,而且成为日军实施"以炸迫降"战略企图最主要的空袭目标。

1941年6月5日晚上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较场口防空大隧道窒息惨案。一夜之间因窒息挤压而死、伤市民数千人。这是中国抗战期间发生在大后方的最惨痛的事件。陪都较场口大隧道于1936年设计,抗战时仓促修建,位于市中区十八梯石灰市路口附近,是一条从地面深挖人地底约10米左右,然后平伸约两公里长,中途分叉成三个洞口进出的大隧道。其容量最多能容纳5000人左右,洞门很低,人洞后要下很深的阶梯,并转急弯。隧道内宽、高约2米多,两旁设有木板钉成的长凳,每隔三四十米点上一盏油灯,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设备。隧道内通风、防火、防毒、医药等设备均无。

日本的大轰炸给重庆人民带来了无穷的悲痛和辛酸,大隧道惨案,千古仅有,惨绝人寰。重庆解放后,有关部门对较场口大隧道进行了清理维修。在重庆市渝中区较场口建立大轰炸惨案遗址。

...查看更多

重庆大轰炸日本指挥官 重庆大轰炸幕后真凶是谁?

重庆大轰炸日本指挥官 重庆大轰炸幕后真凶是谁?

1938年初至1938年底,日本对重庆主要为试探性的轰炸。出动的架次较少,多数为陆军航空队。这是继德国在1937年4月西班牙内战中对格尔尼卡平民实施轰炸之后,历史上最先实行的战略轰炸。

重庆大轰炸日本指挥官

东久迩宫、杉山元、大西泷治郎。

重庆大轰炸幕后真凶

大西泷治郎是日本兵库县人氏,自幼受武士道精神熏陶,梦想扬名靖国神社,成年后考入江田岛海军学校,1912年毕业从军。到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夕,大西已升任海军航空本部教育部长,专门研究轰炸机的对地轰炸战术,1937年日本侵略军开始全面侵华之后,其人曾多次叫嚣,要用轰炸来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

1938年12月,日军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241号命令》,要求日本侵华的空军部队开展“制空进攻战”,重点空袭重庆、成都、兰州等大城市。仅在1939年“五三”、“五四”两天的大轰炸中,日本海军航空部队就炸死重庆市民3991人、伤2287人,财产损失无数。不过,制造这些暴行的指挥者冢原也在同年10月被突袭汉口的中国空军炸断手臂,回国养伤。这样,原在东京供职的大西泷治郎则被调到武汉,出任第二联合航空队司令官。

大西泷治郎是重庆民众的死对头,在难以枚举的无数次空袭中,几乎每次都有这个魔鬼的参与——轰炸市中区、沙坪坝有他的策划,轰炸第21兵工厂、川东师范学校是他的“杰作”,轰炸水电厂、轮渡港口是他的主意,酿成“大隧道惨案”也有他的航空队参加。从1940年5月到9月,日军连续发动代号为“101号作战”的大轰炸,大西不仅出谋划策,还几次飞临重庆上空指挥,妄图抹掉这座不屈的山城,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查看更多

日军制造重庆大轰炸惨案:5小时死数千人图

在日机空袭中由于人多慌张,大约有4000人死于践踏和窒息(图片由三峡博物馆提供)。

重庆晚报讯 昨日是重庆大轰炸“六·五隧道惨案”70周年纪念日。上午10时30分,防空警报在我市40个区县城区上空响起。这是我市自1998年以来,第13次鸣放“六·五”防空警报,时间从上午10:30持续到10:42。市政府此前已发通告。

来自市人防办的消息称,日本正式轰炸重庆市区是在1938年10月4日,从1939年1月开始,日机空袭迅速升级,对重庆的轰炸愈来愈猛烈。特别是1941年6月5日傍晚,在日机对市区长达5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中,终于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接死于轰炸人数最多的一次惨案,即较场口大隧道窒息惨案。

惨案发生后,整个景象非常凄惨,死者多为青壮年。有的全家丧生,尸体无人认领;有的随身所带仅有一点财物亦不知去向,痛不欲生。防空司令部派出的工兵营,整理尸体就花了近一昼夜,然后用卡车将尸体拖到朝天门河边,再改用木船装到江北黑石子去草草掩埋。

市人防办有关人士称,在“六·五”试鸣防空警报,就是要增强市民的国防意识,勿忘历史,居安思危。

警报信号规定如下:

■预先警报:鸣36秒,停24秒,反复3遍为1个周期,时长3分钟。

■空袭警报:鸣6秒,停6秒,反复15遍为1个周期,时长3分钟。

■解除警报:连续鸣3分钟。

■灾情警报:鸣3秒,停3秒,反复30遍为1个周期,时长3分钟。

空袭长达5小时零9分

■6月5日傍晚18时许,日机24架分三批从湖北宜都、松滋等基地飞向空袭目标重庆。当日,号称“火炉”的重庆,小雨初晴,空气沉闷。白天,人们为了躲避可能发生的空袭,照例向外疏散。白天过去了,日机毫无动静,人们带着几分庆幸又从近郊疏散区返回市区。此外,还有许多流动人口滞留在市区。

■18时18分,山城上空突然拉响了空袭警报。警报声中,市民仓皇地奔向就近的防空工事。于一年前提前开放的、设备虽然简陋但是免费入洞的防空大隧道,是一般市民的主要去处。一时间,蜂拥而入十八梯、演武厅、石灰市三段隧道的避难者大大超过正常容量,事后根据多方考证和估算,有6500人左右。

■防空司令部于18时58分发布紧急警报,半个小时之后,19时28分第一批日机8架经丰都、涪陵、长寿窜入市区投弹。

■20时47分第二批日机8架经五峰、石柱、长寿继续侵入市区空袭。

■22时17分第三批日机8架经长寿、铜梁、大足再次进入市区骚扰轰炸。

■这次轰炸持续到23时27分才解除警报,空袭时间长达5小时零9分。

这场惨祸为何空前

■长时间的疲劳轰炸。

■由于防空救护机构重叠,事权不统一,职责不清,造成管理上的很大混乱。

■负责大隧道管理的防护团员将避难者锁在隧道内,亦未根据实情利用空袭间隙组织避难者出外换气。

■隧道内的通风照明设备由于人为的原因未能启用,洞内的氧气很快耗尽。

■加之隧道设计上所留下的隐患等原因。

七旬老人讲述大轰炸经历

寻找当年一起玩耍小弟弟

“站在照片最右边的那个小弟弟,不知道还在不在?”昨天,是重庆大轰炸“六·五隧道惨案”70周年纪念日,上午10点半,悲怆的警报声划破长空,让76岁的伍章惠老人再次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查看更多

结语

惨案发生后,整个景象非常凄惨,死者多为青壮年。有的全家丧生,尸体无人认领;有的随身所带仅有一点财物亦不知去向,痛不欲生。防空司令部派出的工兵营,整理尸体就花了近一昼夜,然后用卡车将尸体拖到朝天门河边,再改用木船装到江北黑石子去草草掩埋。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