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夫山泉事件

"

2013年4月,媒体报道,作为国内知名饮用水品牌,农夫山泉的产品标准却并不严格。农夫山泉现执行的产品标准为“DB33/383-2005瓶装饮用天然水”,是浙江的标准,但农夫山泉却在广东生产和销售。 农夫山泉在标准问题上的多处违规行为早已引起行业协会的关注。2013年5月2日,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下发《关于建议北京市桶装饮用水行业销售企业对“农夫山泉”品牌桶装水进行下架处理的通知》,要求北京市桶装饮用水行业各销售企业即刻对农夫山泉桶装饮用水产品做下架处理。

农夫山泉事件

农夫山泉事件:发布会现场与京华时报激辩

农夫山泉事件:虫卵质量抄袭样样惊悚
虫卵事件详情

  “我和儿子都喝了,”2011年7月21下午,李先生在通州区新华大街附近的一家私人超市内购买了3瓶农夫山泉,喝水时,10岁的儿子发现瓶盖上“潜伏”着几只“小虫子”。

  “我用手捻了一下,发现是类似虫卵的东西。”李先生说。

  记者看到,李先生买的“问题水”是2011年6月6日生产的。瓶盖内的“小虫子”呈淡黄色,米粒大小,可能是虫卵。由于打开时间较长,有几个已经干瘪。

  李先生说,发现水有问题后,超市老板联系了农夫山泉厂家的业务员。厂家的业务员与李先生一起连续打开了多瓶,没想到接连几瓶瓶盖内都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有一瓶儿里面有3个,还是他们的业务员自己拧开的。”李先生有些气愤地表示。

  “现在想起来真觉得恶心,没想到这么大的品牌也会出现这种问题,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喝了。”李先生表示,由于儿子在饮用该水后有些“发蔫儿”,希望厂家能带孩子去做相关检查,并对他们做出相应赔偿。

  事件追访

  对于这种现象,农夫山泉在现场的业务员表示,自己已经干了五六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昨天下午就已经向公司汇报,具体处理情况得等回复。

  2011年7月21日晚,记者联系到了农夫山泉公司负责北京地区销售工作的王经理。

  王经理表示,已经把发现水瓶里有虫的相关情况汇报给了总公司。

  “我们的生产线肯定是无菌的。”王经理表示,可以初步确认瓶里出现虫是由于中间储藏、运输环节引起的。

  王经理称,公司已经对于通州地区该批次的数百箱农夫山泉进行下架,并对有问题产品进行检测,然后公司会严格按照食品安全法对此事件进行处理。

  抄袭事件

       农夫山泉“抄袭门”事件持续升级。继2011年10月10日发表“意在为中国消费者维权”之言论后, 2011年10月12日,农夫山泉就可口可乐指责其力量帝维他命水(以下简称力量帝)侵权一事再次作出回应,称指责没有法律依据,并要求可口可乐公司道歉。

  农夫山泉否认力量帝存在包装侵权问题,并认为可口可乐在力量帝上市近一年后,突然指责“侵权”,原因是力量帝受到市场欢迎,而酷乐仕维他命水(以下简称酷乐仕)销量惨淡。对此,可口可乐大中华区公共事务及传讯部总监翟嵋在接受采访时强调,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受到法律的保护,并指责农夫山泉一再偷换概念。

  质量事件

        2013年3月,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农夫山泉先后被曝出喝出黑色不明物、棕色漂浮物以及“水源地垃圾围城”等消息。号称“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农夫山泉接二连三地陷入“质量门”。

  农夫山泉水中现黑色不明物

  2013年3月15前期,有消费者投诉农夫山泉水中现黑色不明物。2013年3月8日,消费者李女士投诉称,其公司购买的多瓶未开封农夫山泉380ml饮用天然水中出现很多黑色的不明物。发现这些水中的黑色不明物后,消费者李女士曾与农夫山泉联系,但是农夫山泉坚称产品合格的做法让其很气愤,也并未解答其黑色不明物究竟是何物的疑问。

  对此,农夫山泉2013年3月15日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有消费者反应农夫山泉丹江口工厂生产的部分瓶装水中有细小沉淀物。获悉后,农夫山泉将产品送至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显示,其符合国家标准的各项安全指标。农夫山泉还称,若消费者仍对此有疑虑,将予免费更换。

  农夫山泉中现棕红色漂浮物

  2013年3月15过后,媒体又曝出农夫山泉一起“质量门”。2013年3月22日,宁夏消费者王先生2013年3月11号购买了一瓶550ml装的农夫山泉,第二天正要打开喝时,突然发现瓶中有不少棕红色的漂浮物,水看着还有些浑浊。

  2013年3月25日,经过实地调查发现,在风景秀丽的丹江口水库背后,掩藏的是农夫山泉水源惊人的污染。在农夫山泉取水点周边水域岸上,让人产生误入垃圾掩埋场的感觉。而农夫山泉用焚烧的方式来处理这些垃圾,其焚化后渗入水中对水质的影响不免令人担忧。然而,农夫山泉厂区人员却表示,生活垃圾对水质影响不大,犹如“米饭中的沙粒”。对此,农夫山泉2013年3月25日晚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了“关于丹江口岸边杂物的说明”。

...查看更多
农夫山泉:“标准门”事件掀起轩然大波

  标准门事件介绍

  2013年4月,媒体报道,作为国内知名饮用水品牌,农夫山泉的产品标准却并不严格。农夫山泉现执行的产品标准为“DB33/383-2005瓶装饮用天然水”,是浙江的标准,但农夫山泉却在广东生产和销售。

  农夫山泉在广东万绿湖水源地、浙江千岛湖水源地和湖北丹江口水源地均采用的是“DB33/383-2005”标准,而该标准是浙江地方标准。但广东也有本省的饮用天然水标准,但广东万绿湖水源地的产品却未采用该标准,仍采用对水质要求较低的浙江标准。

  按照《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管理办法》规定,广东省内的食品生产企业应当依照广东的地方标准进行生产。此外,相比旧的浙江标准以及广东省标准,该标准放宽了对部分有害物质的含量要求,并允许霉菌和酵母菌存在,而其中的有害菌种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

  事件调查

  农夫山泉的生产标准为浙江省标准DB33/383-2005,而该标准农夫山泉曾参与制定。但昨天有媒体引用浙江省质监局食品监督管理处处长周晓林的说法为此事正名。

  报道称,周晓林向记者出示三份文件:《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家标准GB19298-2003;浙江省标准DB33/383-2005;广东省标准DBS44/001-2011。周晓林说,这三份标准中微生物指标完全相同:菌落总数50,大肠群菌3,霉菌、酵母菌10,致病菌不得检出。报道还称,国家标准GB19298-2003出台后,地方标准比国家标准还严苛。

  然而《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家标准(GB19298-2003)是2003年制定的。但是,2008年1月17日和2008年9月28日,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先后两次下发修改单,对该标准中的浊度、砷、镉、总α放射性标准进行修改,并增加了溴酸盐限量标准。据了解,砷、镉为公认的有害物质。修改之后,上述5项标准均比之前更加严格。修改后的《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严于浙江标准。

  农夫山泉执行的浙江“DB33/383-2005”标准的起草单位仅有农夫山泉一家饮用水生产企业参与。据该标准显示,起草单位为浙江方圆检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浙江公正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而在广东“DB44/116-2000”标准中,一共有3家饮用水和饮料企业参与制定。

  事实上,这份现行的浙江地方标准,不仅远远不及国家生活饮用水标准,且即使与浙江过去的标准相比,也略显逊色。如2002年标准中,镉指标为≤0.005mg/L,现行标准比旧标准要放宽一倍。而在微生物检测方面,2002年标准中对成品水中的霉菌和酵母菌的检测要求为“不得检出”,而在2005年标准中,该要求被改为“霉菌≤10cfu/ml,酵母≤10cfu/ml”。

...查看更多
农夫山泉事件:发布会现场与京华时报激辩

  事件发酵

  “农夫山泉”下架

  农夫山泉在标准问题上的多处违规行为早已引起行业协会的关注。2013年5月2日,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下发《关于建议北京市桶装饮用水行业销售企业对“农夫山泉”品牌桶装水进行下架处理的通知》,要求北京市桶装饮用水行业各销售企业即刻对农夫山泉桶装饮用水产品做下架处理。[1]

  这份下发给北京市桶装饮用水行业各销售企业单位的通知指出:鉴于近日由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农夫山泉品牌饮用水,由媒体曝光出现了多重质量标准问题,不仅涉嫌违反《国家标准化法》的相关规定,还涉嫌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从而造成了极大社会反响。

  经协会多方调查取证,查明农夫山泉品牌桶装饮用水在北京市销售期间,未向本市政府主管单位和销售企业提供任何在北京地区生产的农夫山泉品牌桶装饮用水的产品标准和相关产品合格资质证明文件。为切实维护北京市地区桶装饮用水销售市场稳定发展和广大销售企业、桶装水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北京市桶装饮用水各销售企业即刻对“农夫山泉”桶装饮用水产品做下架处理,并做好对桶装饮用水消费者的说明和解答工作准备;各桶装饮用水销售企业,要妥善保留好农夫山泉桶装饮用水生产厂商与自身单位签订的相关销售协议和所有相关证明文件,以备通过相关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益。[1]

  2013年5月7日,新闻发布会上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宣布,因为北京水业竞争环境恶劣,农夫山泉宣布退出北京市场,会用3个月的过渡期来退出北京市场。“我们不会在北京再开工厂生产了,我们只有对不起北京的10万消费者了。”[2]

  与京华时报激辩

  从4月10日开始,一直到昨天,在27天的时间里,《京华时报》创造了一家媒体批评一个企业的记录:他们一共使用了67个版面,向农夫山泉的标准门事件开炮,称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引发了不少市民对饮用水问题的强烈担忧。而上面的这些数字,正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自己统计出来的。

  针对一个月以来的激烈争论,2013年5月7日,农夫山泉在北京专门举行新闻发布会,回应此前《京华时报》的报道。 发布会上,每当主持发布会的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的话题指向《京华时报》,在场的几名京华时报记者都立即打断,激烈回应。针对农夫山泉标准问题,农夫山泉称,在当前食品质量国家标准正在修订中的情况下,自己执行全国范围地方标准中内相对要求更高的浙江省地方标准DB33/383,并从严执行。

  钟睒睒:也就是每一瓶水中具有的钾钠钙镁偏硅酸,是5项指标,DB33/383只规定一项指标达到要求就符合合格产品。但农夫山泉向消费者和公众承诺,五项标准必须同时符合。

  而《京华时报》则认为,该地标在不少有害物指标上不如两个强制性国标《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国家标准GB19298-200以及《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即自来水标准。对此,农夫山泉方面称,生活饮用水标准必须符合卫生标准和质量标准两方面,卫生标准方面农夫山泉执行国家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而DB33/383为质量标准。

  钟睒睒:京华时报指责农夫山泉的标准不如自来水,没有事实依据,农夫山泉今天要给你们出示的,是农夫山泉的企业标准。在浙江省卫生厅备案。企业标准的前言当中全文引用了浙江标准DB33/383 2005天然饮用水标准,并在文中增加了19298平常饮用水标准第一号第二号修改单,就是20065749、2006安全标准更加严谨后下达的修改单。这个里面将总砷、镉、硝酸盐、溴酸盐这四项指标重新调整到比较低的5749的基础上。

  钟睒睒称,在国家标准和地方标准都遵守的基础上,还有一套更严格的企业标准。在产品方面,农夫山泉执行的是进一步严格的企业标准。农夫山泉方面直指京华时报,称记者在写稿过程中并未向农夫山泉方面求证,而记者则激烈回应,指出是曾发送采访请求但并未得到回应。提问阶段,《京华时报》记者开篇即强调:自己的报道经得起推敲。

  《京华时报》记者:第一,我们来重申,我们自4月10号以来所有的报道,都不是与农夫山泉一家企业所谓的今天的争锋,而是我们在履行法律赋予我们媒体的舆论监督报道权,我们的每一篇报道都经得起推敲,而且都是客观报道。

...查看更多
农夫山泉:或退出北京?是尊严还是被逼无奈

  农夫山泉回应

  在陷入“标准门”之后,农夫山泉一直保持沉默,2013年4月11日终于在其官方微博作出郑重声明:农夫山泉饮用天然水的产品品质始终高于国家现有的任何饮用水标准,远远优于现行的自来水标准。农夫山泉产品的砷、镉含量低于检测限值,含量低至无法检出。霉菌和酵母菌亦均无法检出。

  此外,农夫山泉还将矛头指向了华润怡宝。农夫山泉在声明指出,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的报道是蓄意策划的,隐藏在幕后的就是国有控股饮用水企业——华润怡宝。

  农夫山泉罗列了一系列怡宝的“罪证”,并表示,“作为国有控股的饮用水企业,利用民众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恐慌心理作为行销手段,以达到打击竞争对手、扩大市场份额的目的,这一做法令人遗憾。”农夫山泉还邀请电视、报纸和网络媒体以及消费者对农夫山泉水源、生产过程和产品品质进行全面的实地访问和监督,拟邀请人数不少于5000人。

  在钟睒睒看来,“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的观点缺乏对标准体系的理解。“从行政级别看,分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行政级别越高,越具备强制性。从时间纬度看,新标准自动替代老标准,新标准颁布以后,老标准即行进行废止。而国家食品标准体系一分为二,一是卫生安全标准体系,二是质量标准体系。”他表示,上述两大体系互为补充与监管,对应到饮用水行业,卫生(安全)标准就是《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GB19298-2003),而由于国家对天然水的质量标准尚在制定之中,因此质量标准暂无对应。

  “农夫山泉的标准体系将安全、质量合二为一,只要有国家标准,一项标准管一项,两项标准管两项。”钟睒睒称,正是因为“两条腿走路”,所以在暂无质量国标的情况下,农夫山泉选择执行《瓶装饮用天然水浙江省地方标准》(DB33/383-2006),“我们执行地标,但不等于只执行地标,在执行上述两个标准的同时,农夫山泉还受GB5749-2006(《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管理,同一指标有不同限值时,从严执行。”

  农夫山泉方面称,其已经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华时报》赔偿名誉权损失6000万元。[4]

  北京水厂将停产

  针对北京水厂被要求停产,钟睒睒表示,农夫山泉目前在北京只有一个厂,生产大桶水,水厂位于北京的市政府招待所内。他表示,水厂2008年开始生产,目前有10万的用户。5年来,没有出过任何质量事故,也没有出过任何标准问题引。

  对于停产,钟睒睒表示,为政府生产的还在生产,但是为民众生产的的确已经停下来了。他还现场宣布,农夫山泉不会在北京再开工厂生产。他表示,“只有对不起北京的10万消费者了,因为这样的环境是不可能让一个企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产,员工们不能以正常的心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农夫山泉的尊严比金钱更重要,农夫山泉的责任心,我与其说生产出不合格的产品来,影响北京的消费者,北京市民的健康,我不如说我现在就关闭这个工厂,因为一个产品的协会就可以让一个公司的产品下家,一个产品协会的决定就可以让《京华时报》把它登在头版头条,这样的环境农夫山泉只能退出。”

  对于停产后,10万用水户的后续处理,农夫山泉将在3个月内,由全国各地的4升水,20升来换取19升,确保消费者不受损失。

  钟睒睒还在现场透露,北京水厂去年产生了420万元的利润,今年如果不停产可能产生大约500万元的利润,但仍然选择关厂,并再次强调“我们不会为钱低头,我们认为正义、尊严比金钱更重要。

  退出北京

  农夫山泉退出北京 京华是质检让你走的

  农夫山泉公司董事长、总裁钟睒睒在发布会上表示,农夫山泉在北京为政府生产的还在生产,但是为民众生产的已经停下来了。农夫山泉不会在北京再开工厂生产,不会为舆论暴力低头,农夫山泉的尊严比金钱更重要。

  据悉,位于怀柔区宽沟的农夫山泉桶装水水厂只是受委托生产。据水厂门口的保安介绍称,水厂已经停产一周左右,但是并不清楚具体原因。“现在工人还是每天正常来上班,但是水厂已经不生产了”。

  目前农夫山泉在北京桶装水有10万左右用户,农夫山泉将为此做出一定的补偿。

  事实上,在发布会开始之前,农夫山泉就在整个会场的内外粘贴了大量京华时报针对农夫山泉的报道,引来参会者驻足关注。

...查看更多
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的那点事儿 火拼不会有赢家

  京华时报同农夫山泉的“战争”打得轰轰烈烈,事情已经离开了最初关于饮用水标准的辩论,成为双方押上各自名誉的“赌博”。

  事情的起因是京华时报对农夫山泉饮用水的所用标准做了“舆论监督”。它有两个背景,一是中国食品安全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受此牵连,整个食品行业的信誉都很脆弱。二是发生过一些媒体以谋利为目的“监督”企业的先例,企业很容易按这种逻辑揣测媒体的动机,将正常监督做敏感解读。

  如果京华时报成功证明农夫山泉使用的标准的确“低于自来水标准”,在中国当前舆论环境下,对农夫山泉将是致命的。如果农夫山泉成功揭露京华时报的“监督”是出于该报私利,那么京华时报就面临名誉上的灭顶之灾。

  媒体和食品企业,公信力都是安身立命之本。正因为这样,最初的交手逐渐升级为誓把对方公信力打倒,以此捍卫自己名誉的决斗。双方不惜为此投入大量版面、财力。

  我们认为,出现这一局面,根源是中国经济和社会秩序驾驭不了争议,致使良性摩擦很容易转变成恶性对抗。

  京华时报无疑是根植于市场、并且值得尊敬的媒体。它对探索媒体在社会转型期的成长之路、以及对开拓舆论监督的空间都做出了重大贡献。同样,农夫山泉是中国饮用水市场最强有力的民族品牌之一,在外国品牌的激烈竞争之下,它的坚守和壮大代表了一种精神和希望。

  我们同时相信,两者的工作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除了它们自身的瑕疵,它们赖以存在的大环境也会刺激外界对它们的质疑。

  京华时报从第三方的监督者变成冲突方,这是大环境的错乱。两家实体都有功于社会,常识告诉我们,当两个成功的对手激烈对抗时,它们的形象都会在对方的抨击之下变形。

  我们在此提醒双方,它们应当克制情绪,避免矛盾的进一步激化而导致名誉的双输。时至今日,事情已经到了“说不清楚”的境地,两者之间“正常监督”和“正常自证清白”的气氛和环境都已不复存在。

  建议质检、标准部门介入此次争端,尽早做出澄清,这可确保消费者的利益,也可使企业或媒体免受不必要的质疑。

  这件事已对媒体业与企业的关系产生了触动。媒体如何监督,企业如何应对,这样的后续思考无可避免。我们希望这件事不会伤害到媒体监督的积极性,而会把围绕监督的对抗更多转化成媒体与企业履行各自社会责任的互动。

  文人相轻不好,报人相轻不好,无论媒体还是企业落井下石不好,让互疑在这个社会肆意蔓延尤其不好。走在前面的人最容易绊着,应对他们多些鼓励、鞭策和正常监督,少些喝倒彩和恶搞,这应成为中国社会关系的演进方向。

...查看更多
结语

京华时报同农夫山泉的“战争”打得轰轰烈烈,事情已经离开了最初关于饮用水标准的辩论,成为双方押上各自名誉的“赌博”。 文人相轻不好,报人相轻不好,无论媒体还是企业落井下石不好,让互疑在这个社会肆意蔓延尤其不好。走在前面的人最容易绊着,应对他们多些鼓励、鞭策和正常监督,少些喝倒彩和恶搞,这应成为中国社会关系的演进方向。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