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军史揭秘>历史解密>正文
搜索一下,你就知道

国民党忆长城抗战:在交际花家里处理军国大事

2016/12/22 10:28:44 来源:雷霆探索编辑:核弹粉

一 长城抗战前的国内外形势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始终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他把中国共产党历次团结抗战的宣言封锁了,他认为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是个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斗争。

但对日本帝国主义者倒是可以忍让妥协的,把中国共产党剿灭之后再行抗日。那时国内军阀由于宁粤的和谈合作表面上虽然是统一了,但有些地方仍然处于半独立状态,不论两广、四川、云南、山西都是由军阀统治着,本质上一点没有改变。


蒋介石政府的外交政策,唯一是向帝国主义者所利用的国际联盟呼吁,希望用国际联盟的力量,压迫日本,交还东北,把中国的命运完全寄托在国联的身上。中国驻国联代表施肇基声称:“中国将其国家完全听命于国联,毫无保留的余地。”当时被蒋介石、张学良打倒避居山西汾阳的冯玉祥有电说:“日本大肆屠杀,不闻有备战之举,反以镇静为名,徒然日日哀求国联。试问宰割弱小民族的国联能代中国求独立,能代中国打倒该会常务理事之日本乎?与虎谋皮,自欺欺人,仍甘为帝国主义之工具而不悔。”这颇能代表当时社会上的呼声。但南京政府充耳不闻。

由于中国的呼吁,国联派出李顿调查团到东北调查。李顿调查团先到日本,“秉承”日本政府的意旨之后才到中国来。

南京政府就好似救星一样殷勤谄媚地来欢迎它,希望它说中国的好话,主持公道。参加调查团的唯一的中国代表顾维钧随调查团到东北后,日本关东军就不让他与指定之外的任何中国人接触。不但他,就是中国名记者戈公振作某些访问也被拘捕。据顾维钧回来报告的时候说,有些重要的场合他都无法参加;他唯一见到的中国人是火车上旅馆里的侍役。有一个侍役秘密地流着眼泪对他说:“我们不愿意做亡国奴,东北人民都不愿意做亡国奴。我们希望政府抗战,我们在里面尽力帮助政府。如果政府不抗战,我们自己也去参加义勇军抗战。”顾并说义勇军在东北各地声势很大,日本子很害怕。

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发表了,它承认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但不承认满洲国。蒋介石政府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但日本政府却还认为不满意。因此日本南陆相声明称:国际盟约不能适用于有特殊情形之地方协定,决不能接受国联的决议的调停与裁判,否则日本退出国联亦在所不辞。果然日本不久就退出国联,继续进行对中国肆无忌惮的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