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一下,你就知道

女孩失踪家人在池塘发现尸体 红色绣花鞋暴露真凶

2016/12/31 11:22:50 来源:雷霆探索编辑:robot


“驾!驾!”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一匹骏马破晓而去,伴着飒飒风声在山间留下点点马蹄印。因速度太快的缘故,只一个白色身影闪过,眨眼间便不见了。

宋殊抵达大定府时,已是日暮时分了。许是城门将闭的缘故,街上已少有行人,临府的人却早就等着了。他刚一下马,就有一位佩剑的年轻男子迎上前来道:“在下临府侍卫天崇,阁下想必就是少主从百罗门请来的侠士吧?”

“侠士不敢当,不过是拿钱办事的寻常人罢了。”

天崇点点头说:“侠士请随我来,我家主人在府上等着。”

宋殊淡淡颔首,快步跟上天崇。圣宗在位期间,正是大辽的全盛时代,纵然是陪都也建得颇有气势,城中汉人、胡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似乎确实是一派国泰民安的景象。临府位于城中最深处,灰色的院墙绵延开去,足足占了两条街,气派的大门前趴着两只石狮,守护着这座宫殿般的府邸。

宋殊想起临行前门主嘱托他要小心谨慎,百罗门的规矩一直是收钱办事,不问客人是非,看来这临家确实不是普通人家。心里虽这样想着,他脸上却仍是不动声色。自从进了这深宅大院,两人都觉得光线陡然暗了下来,四下里更是静得可怕,好像一点生气都没有。

“少侠请,少主就在里面。”

天崇打开雕花木门走进去,屋内只点了一盏灯,四下里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宋殊微眯起眼睛环顾四周,只看到正中央的梨花木椅上,有个人静静地盯着他。他忽然觉得背上一凛。

有侍女进来点起了灯,屋内亮了许多,宋殊也总算看清楚了这位临少主的真面目。他年龄不过三十岁上下,面容相当英俊,却是极瘦,大概因为短短几天迅速消瘦下去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都疲惫不堪,眼里的血丝和下巴上的胡茬说明,他许久都没睡好了。

“见过临少主,在下宋殊。三天前门主接下少主的委托,所以派我前来查案。”

临琤玉听了他的话,慢慢地站了起来,却突然膝下一弯,跪了下来。天崇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他:“少主!”

临琤玉摆手制止,诚恳地说:“请受临某一拜!”

宋殊将他扶起,答说:“少主不妨将事情细细道来,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临琤玉叹了口气,愁绪又爬上了他的脸颊:“舍妹于五日前失踪,方圆百里我都派人找遍了,却依旧音讯全无。万般无奈下,才找到江湖闻名的百罗门帮忙,以求有舍妹的消息。”

宋殊沉吟道:“依在下之见,府内侍卫身手不凡,府邸周围也有严密的守卫,令妹在这样的情况下踪迹全无,实在可疑,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宋少侠有何高见?”

“若想进一步调查,还需亲自去事发地一探究竟。”宋殊看向天崇道,“如果大人有空,烦请带路吧。”

天崇看向临琤玉,后者点点头道:“有劳宋少侠了。”

“请跟我来……”

两人离开后,屋里又静了下来,仿佛绣花针掉地上也能听得见。临琤玉眼神晦涩地摩挲着手里的茶杯,直到茶水渐渐冷却。暮色笼罩了他的周身,仿佛坐了一辈子那么久。

“初空……”

若说临府前院已是气派不凡令人咋舌了,那等宋殊来到临府后院时,才发现一切都远超他的想象。

正厅耳房,雕梁画栋,亭台楼榭,美轮美奂。大至一条回廊小到一片瓦片,都是能工巧匠手下最精巧的艺术品。大片的花卉树木,在这严寒季节也仍灼灼盛开,丝毫不亚于御花园的万紫千红。这庭院的价值之高,难以估量。

天崇带着宋殊走上一条鹅卵石小路,走到尽头就闻到一股扑鼻的槐花香气,一间玲珑的绣房就藏在草木掩映的深处,格外的安静清幽。

“这就是小姐的闺房了。”

宋殊默念一声“叨扰”后进了门,屋内也飘着淡淡的槐花香气,看来房间的主人平时喜用槐花熏香。里面装潢虽不华丽,但隐隐透出高雅之感,目之所及的摆设看不出年代,想来也绝非平庸之物。

“对了,请问小姐芳名是?”

天崇盯着宋殊半晌,最后从牙缝里挤出那两个字:“初空,临初空。”

宋殊点点头,仔细查看了屋里的摆设,又打开首饰盒和衣柜依次查看了一遍。最后他走到床铺边,还没等天崇反应,他就抬手揭起了床上的被褥,床板上赫然有个小小的但很深的印迹。

“这是……”天崇愣住。

“床榻的主人应该常年用一个姿势入睡,不然不会留下这么深的痕迹。”宋殊答道。

“小姐年已及笄,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小的痕迹?”

“从小就缩成一团入睡,所以长大也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那种姿势……”宋殊盯着这片阴影,“大概很没有安全感吧。”

宋殊走到房间中央,看着井井有条的陈设,萦绕在他心头的某种感觉依然挥散不去。一切看起来都再正常不过了,甚至正常得有些不正常。

宋殊又问:“请问,初空小姐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五日前的清晨,丫鬟伺候梳洗时就发现小姐不见了,床铺什么的都没有动过,应该是前一夜就失踪了。但是四下里都查看过了,什么线索都没留下。”

“那屋内摆设自小姐失踪后有没有动过?”

“没有,少主吩咐过了,小姐回来前任何人不得擅自动小姐的东西。”

天崇看他表情不对,便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其实这一切都很不合理。既然是深夜被人带走,按常理也应该挣扎呼救两声,可府里那么多高手,谁都没有听到。”

相关图集

焦点热图